【TC 上海现场报道】朋友印象粟浩洋:如何不被腾讯杀死,做创业者中的哲学家?

 

粟浩洋是一个连续创业者,毕业以后连续做了四五家公司,其中昂立教育更是于 2014 年成功登陆了 A 股市场。2015 年其选择再次出发,创办了一款社交 APP——朋友印象,主打记录自己的人生故事、朋友互评等,你可以实名或匿名在朋友个人主页发表对其的印象和评价。

 

在如今微信 QQ 几乎统治了全部社交圈的情况下,朋友印象却表现出了惊人的生命力,其上线初期依靠分享到朋友圈的 H5 应用,仅仅花了不到 2 万元就获得了超过 10 万的下载量, 微信对其封杀了 6 次无果,并最终选择参入了对朋友印象的 3300 万人民币 pre-a 轮——该融资也被称为人类史上最大种子轮。

 

Tech Crunch2016 上海峰会上,主办方动点科技便找来了这个颇具传奇色彩的创业者,动点科技创始人卢刚博士与其进行了一个长达 30 分钟的访谈,粟浩洋期间也分享了其凭什么能够获得如此好的成绩,可谓是干货满满:

 

  • 要能够看清自己是如何成功的,又能看明白这个过程中会遇见什么样的障碍和问题,并提前做好准备。单靠激情、热情其实是打动不了投资人的。
  • 融资时要在提前进行好融资,不要到了最后关头才着急地拉融资
  • 在线教育只是简单地将线下教育搬到线上,并不是一个好的商业模式
  • 社交创业并不是没有机会了,但是确实死亡率比较高,比其他的任何行业来说,社交只适合偏执狂的创业者。

 

 

卢刚: 第一个问题是,我们先看您的上一次创业,从昂立创业到上市,作为创始人,我不知道您在这段历程中是一个怎么样的感受。

 

粟浩洋: 我觉得上一次的过程其实蛮艰辛的,虽然后来我们做出了一个独角兽级的公司。其实在 2006 年的时候,可能跟在座的很多创业者一样找风投找了一年半,连续 37 家风险投资全把我给拒绝了。那时候员工流失 40%,高管半薪。

 

一路走过来很多人问我成功原因是什么,对于创业者来说更重要的是做到两个点:

 

第一个点叫做遇见。就是说, 你能够看清你自己是如何成功的,又能看明白这个过程中会遇见什么样的障碍和问题。   那个时候你可以放大所有的成功,压缩或者预防所有的问题。比如说我们当时连续拿了融资,融完上一轮就开始下一轮融资,所以跟风投谈的时候很轻松。因为我们账上的钱还可以够用很长一段时间,所以我们不着急。

 

当然更重要的不是对于资金的遇见和风险的遇见,最重要的是对你的产品,是对这个行业有足够全和深入的了解。 能够看到你的产品能够快速的进入市场。做产品的时候可以遇见到产品的模型和未来,所以遇见能力对创业者来说非常重要。

 

卢刚: 刚开始说融资不好融,什么阶段开始发现海阔天空,融资来找你,而不是你找他们。

 

粟浩洋 :当你的产品由于遇见能力真正的能够打动消费者,市场上不断通过口碑去突破,更多的消费者选择了你。我们在朋友印象里连续塑造爆款,为什么我们能连续塑造?我觉得我们抓住了用户的心理基点。

 

卢刚 :现在教育变化也很大,现在大家都在说在线教育了,你觉得现在的教育市场怎么样?还是有很多机会吗?

 

粟浩洋 :现在的网络教育公司,不管你拿到多少融资,几千万美金还是几亿美金 99%都会死。为什么他们都会死呢?他们做了一个非常简单而又愚蠢的商业模式。

 

有一些企业把线下的课搬到了线上。但是这样的教育效果会打折,因为现场的吸引力与接受度是不一样的。大家为什么不是回家看直播或者视频而是听我们啰哩啰嗦的讲?就是说那个气场是不同的。录的课程的效果反而会降低。YY 说 10 个亿要干死新东方,现在呢?没有声音了。

 

世界是被颠覆性的技术力量所改变的,不是说简单的照搬。   卢刚: 简单介绍一下朋友印象,朋友印象到底跟微信圈好在什么地方?或者最大的特色,或者微信圈不好在什么地方?

 

粟浩洋 :我们跟朋友圈还是有巨大差别的,我们其实是被称之为叫“开放的朋友圈”。还有人叫做“朋友圈的 4.0”,因为我们解决了朋友圈很多的痛点,我们把自己称作灵魂的社交软件。

 

先从熟人来讲,可以通过朋友印象更加深度的了解对方。

 

对于陌生人来说,可以通过朋友印象匹配性格爱好相似的交友对象。不像陌陌,只是看脸,不知道在聊什么,聊完之后不想深度交往。

 

卢刚: 实际上你们的应用被腾讯封了好几次,但最后腾讯已经成为投资人了。您认为腾讯投你的价值在哪儿?

 

粟浩洋: 腾讯的封杀是屏蔽任何增长速度快的东西,但是我们当时被他所投资,也是他看到我们在他几次屏蔽的情况下还能蔓延。病毒一般被人拍死以后很难再起来的,但是我们一个月拍死 6 次然后又重新烧起来,野火烧不尽。

 

腾讯觉得我们真正是抓到了用户,朋友圈用户的心理感染。我自己是一个心理学的爱好者,我大一的时候是交大心理学的主编,当时只有博士才能做主编,我是唯一一个大一的,而且本科生投稿都投不上去。我比较喜欢研究心理学的,营销是一个心理学的事情,我也喜欢禅修,宗教也是完全高于心理学的事情。所以这几件事情都是紧密相连的。

 

卢刚: 你不会担心他们(腾讯)做跟朋友印象差不多的东西吗?

 

粟浩洋 :我们其实是有担心的,只是腾讯最终选择投资了我们。

 

另外,腾讯也不是说每样事情能够成功的。当然最后要买下来的,那就是谈价钱,1 百亿美金,两百亿美金。   卢刚: 您怎么能够说服投资人?能够很快投你,而且还给你很高的估值,有什么窍门吗?   粟浩洋: 这是一针见血的问题,这是个大问题,不是一句话、两句话能够讲清楚的。我曾花了 3 个小时做了个演讲,专门讲这个事情,主题叫做你要做创业者中的哲学家。

 

什么叫做创业者中的哲学家呢?就是你要对你身处的这个行业做深刻的思考,你要像上帝一样把自己放到那个角度,然后把整个行业的所有的竞争对手,就像我们做社交的时候,我们把全球的 170 多个社交软件一个一个做了分析,然后把他们用户的心理,用户为什么喜欢他们,为什么不喜欢他们,为什么会火爆、爆发,为什么爆发以后流失。经过这样大量的分析和深度的思考了以后,我们才形成了比较清晰的对我们产品的认识。

 

这个时候再拿这个产品去征服世界的时候你会发现,消费者也会非常容易的被打动,见到风投的时候,风投也会觉得这个产品是耳目一新的。当风险投资人问你问题的时候,会发现你对任何他提出的问题,都有着非常深刻的思考了。你想这样的一个项目,风险投资人怎么会不喜欢呢?   所以你靠你的激情、热情其实是打动不了投资人的,你一定要靠你的深刻思考去打动他们。   卢刚: 你上个公司已经上市了,经济独立,很多事可以做,包括禅修。现在为什么又开始创业?是什么驱动你做这个事儿?为什么不像其他人那样做个投资人?   粟浩洋: 我在朋友圈里写感觉自己可以去死了,这个死不是非常晦暗的去想,也不是对世界绝望。当你能 100%遇见到你未来的时候会觉得没有感觉了, 那个时候发现我自己买了一个三四百万的车,远远没有十几年前买了 30 万的车开心。对人生点燃不了激情了,所以我觉得人生想要真的是不断的有所信奉感,每天起来觉得很开心、很激情澎湃的话对我来说就是创业。

 

因为我觉得对投资来说是很痛苦的自虐过程,每个项目的成和死掌握不在你的手里,所以我更喜欢做创业者,这个项目的成功和失败能够被我掌控,甚至可以力挽狂澜扭转失败。这种感觉是不一样的,像朋友印象,可以做到数亿美金的规模的。所以我觉得再次出发重新去着迷,我给自己定义的四个字重新着迷。   卢刚: 实际上大家选择创业的方向很多,特别是刚刚创业的人,我们都跟他说不要选社交了,社交已经基本上没有机会了。你认为呢?   粟浩洋 :微博没有死,它的数据还在增长,除了微博之外知乎也出来了,很多社交其实都在增长的。而百度贴吧基本上也在增长的,QQ 空间没有下降也在增长,所以我觉得现在其实社交在过去 5 年和未来 5 年,会经历一个大爆发的时代,我称之为叫做社交升级。就像过去我们认为有了淘宝,最后再有京东就不再有电商了,现在我们发现通过消费升级我们有了各种各样的小红书、唯品会等。

 

社交也是,未来会有几百种的社交软件来满足人的社交需求。 大家可以进入这个行业,但是确实死亡率比较高,比其他的任何行业来说。所以社交只适合偏执狂的创业者。   卢刚: 不知道你下一个目标是什么?   粟浩洋: 我觉得我的短期目标就是让朋友印象做成人类真正的大技术。使用户量再上一个台阶。

 

但是我个人的长远目标是去耶鲁大学教心理学,我希望会出一些成就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